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暧昧校园  »  逆伏 之 卧底高中[序~03]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逆伏 之 卧底高中[序~03]
 序  我大学毕业是在2002年,赶上了全国範围的下岗大潮,没能作为应届毕业生找到工作。在千年等一回的无比激动中,看完有中国队参加的02世界盃,随即带着悲催加迷茫,匆匆地告别了大学校园。那时闯广东是一大潮流,我毕业后也选择了闯广东,不想刚到广州就吃上了官司。  我是第一次到广州,下火车后背着包先逛起了广州,懵里懵圈地溜达出了挺远,走得有些累了,正要找个小饭馆去吃饭,一辆摩托车紧贴着我驰了过去,坐在摩托车后座的人,突然抢走了我单肩挎着的旅行包。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当街抢包,关键钱和证件全在包里,我当然是不能眼睁睁地被抢走包,几个健步追了上去,飞起一脚,踹向了坐在摩托车后座的飞车党。  我一脚踹在坐在后座飞车党的腰上,紧跟着咣的一声巨响,摩托车翻倒在了马路中间,两个飞车党倒在了摩托车的下面,正好高速驶过来了一辆水泥罐车,刹车不及从摩托车上压了过去,四条腿都被压成了拍黄瓜。  按理说我这属于正当防卫,可两个飞车党都受了重伤,一口咬定我是无故袭击他们;事发时在场的有很多人,但事发突然都没看清具体过程,偏偏我装着所有证件的背包,在混乱中丢失了。如此我能说清也说不清,先进了拘留所,又进了看守所。  闯广东的梦想还没正式开始,可能先要被判个十年八年的,我是何心情自是不必形容。不想在号子里不是閑坐着,进来就要干剥蒜的活,熏得不停地流眼泪,完不成额定任务,会遭到号长各种的严厉责罚。本来心里就够窝火了,我在号子里呆了没几天,就控制不住地突然爆发了,无故将号长按在地上暴打了一顿。看来人在哪都不能老实了,我将号长暴打了一顿之后,既不被欺负了,也不用干活了。  我是6月初到的广州,一晃在号子里住了近仨月,一直也没来人找我询问调查,似乎是被遗忘在了看守所里。8月下旬的这一天,管教突然将我送出了看守所,说是送,其实是轰,我跟《钢铁是怎样练成》里的保尔,突然被放出了监狱很相似,被认为了是在笆篱子里混饭吃的小盲流。  我茫然地徒步走回了市区,身上的一分钱没有,而且连证件也没有,从看守所出来了之后,只能是真的当起了盲流。白天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蕩,捡人家吃剩下的盒饭吃,晚上睡工地的水泥管子。  一晃我就当了一个礼拜的盲流,这天在街上碰到了一个熟人,是与我曾关在同间号子的一个人,外号叫老断。很有些狱友偶遇重逢的感觉,老断非常亲热地要请我吃饭,肚子正饿得咕咕叫着,我自是赶紧答应了。  这个老断四十多岁的年纪,一副色眯眯的猥琐相,说是因拉皮条进的笆篱子,在我被放出来的一个多月前,他被人保释了出去。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演汉奸不用化妆的老断,竟然是一名暗线特警。  在一家高级饭店的包房里,老断先向我表明了身份,随后说想让我作他的一名秘密线人,假冒一个转学的高三学生,到深圳一所高中去当卧底。  我听了后的第一反应,是这个老断在逗我玩,苦笑着说:「他妈的我都大学毕业了,冒充中学生去中学里卧底,这不等于让少剑波假冒小炉匠,见面就得让蝴蝶迷认出来啊!」  老断扑哧一声笑了,「你天生长得面嫩,说话声的还挺细,尚没有步入社会,学生气还没退,说你是高三的学生,没人能看得出来。」  老断接着说:「你能打出刚才那个比方,哪肯定也知道,杨子荣上威虎山之前,原来是做饭的伙夫,能成功卧底威虎山,骗住了老奸巨猾的座山雕,关键是天生就适合有干这行。咱哥俩在号子里,一块住了一个多月,我从跟你混熟了开始,就觉得你有杨子荣的天赋。干哪行都是天赋最重要,天生适合干卧底的人,根本用不着专门训练,而且越是没受过训练的,反而越不容易暴露。」  见我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,老断郑重起表情说:「我从号子里出来后,就準备发展你当线人,这不是演戏拍电影,当然不能草率决定,在今天找到你之前,我已经对你做了全面了解,连你上小学时候的事,我都知道了不少。比如,你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一个留级的坏孩子经常欺负你,你反而经常帮他写作业,结果那个倒楣孩子,又念了一年五年级。」  敬了我一杯酒,老断压低了声音说:「从现在开始,你的名字叫梁木,18岁零6个月大,今年的高考前,打架把人打成重伤,被原来的学校开除了。你的一位远房二姑,89年就到了广州工作,你二姑的前夫是做生意的,在广州、深圳关係都很广,虽然跟你二姑离婚了,但对你的印象很好,所以把你接到深圳接着念书。详细情况,方便了再说,马上就开学了,你要在两天内,牢记住每一个细节。」  「梁木?」我脱口叨念了一声,随后情不自禁地问道:「那个老断大哥,您要交给我的,是什幺任务啊?」  老断坚定地一摆手,「你现在还没必要知道!杨子荣上了威虎山之后,首先做的是融入了土匪中,你也一样,要先融入你的高中同学里。记住了,干卧底最关键的就是这一点,能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,任务就成功了多一半!」  当晚老断将我带到了一家星级宾馆,我的那位不存在的二姑的前夫,其实就是他。不到两天的时间内,我在老断的严厉督促下,背熟了卧底身份的所有情况,随后老断将我送到了深圳的龙腾中学,我作为转学生,分到了高三4班。  老断的真实姓名和详细身份,我至今也不知道,只知道他是长年在暗线工作的缉毒警。在我成功卧底到中学的三个多月后,老断被他破获的一个犯罪团伙的残余,非常残忍地杀害了,死后只找到了一部分遗体。为了保护他家属的安全,死后依然没有公开真实身份,墓碑上名字和照片都是假的。  我是老断秘密发展的线人,且进中学去当卧底,是由老断一个人安排的,而老断是突遭绑架后遇害的,如此在老断不幸遇害后,我成了断了线但依然飞着的风筝。老断在遇害前与我见过几次面,尚没有向我交代具体的任务和目标,便非常突然地遇害了,如此我不单是与组织失去了联繫,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。不过这不是最悲催,最悲催的是因此难以恢复真实身份,我只能继续当着这个悲催的卧底。  老断是在2002年的年末突然牺牲的,等我花了好一段时间,才让自己明确认识到了这一点,高三上学期也结束了,进入了2003年。只能是继续当着这个悲催的卧底,等高三的下学期开始后,在失去联繫且任务不明的前提下,我也只能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和手段,完成老断交给我的使命,因为要变回真正的自己,这是唯一可选择的模式。  老断最后一次与我见面时,因我的一个同学的意外出现,将他当年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,缴获的一个zippo打火机,落在了与我见面的烧烤摊。这个二战版的美国造打火机,既是老断留给我的唯一纪念,也是我卧底身份的唯一证明……第一章校园团伙              第一章  团伙会议  韦少迪,龙腾中学高三3班学生,19岁,一个校园小团伙的头目,外号小地主。小地主校园团伙,骨干成员共七个,哦,对了,算上新加入的我,严格说是八个。这天周日的下午,韦少迪将手下团伙的骨干成员,悉数找来了「高四楼」的104号宿舍开会,议题是商量傍晚收保护费。  龙腾中学属重点高中,原则上所有学生都要住校,大部分学生家在本市,周五的最后一节课后既可回家,周日的晚自习前回校,要在校园内生活一周,都会从家带来些钱。说好听的叫保护费,其实就是敲诈勒索,而学校里收保护费的团伙远不止一个,所以收保护费主要是在周日的傍晚。  龙腾中学原来是一所农村破中学,90年代中期深圳城区拓展到了这里,完全仿照香港的皇家贵族中学,以超出原来N级的标準进行了重建,因同时新盖了一所初中,重建后只有高中没有初中。被成为了「高四楼」的这栋宿舍楼,因在学校重建前刚盖了没两年,是唯一一栋没有拆了重改的楼,后来专门作为了複课生的宿舍楼,所以被称为了「高四楼」。这栋楼一共四层,东西各有一个楼门,从中间封闭性隔开分为了两部分,东半边住的是男生,西半边住的是女生。  小地主团伙的老二陈先和老三陈朝,都是複课生,都是住在「高四楼」的104号宿舍宿舍。因住的是複课生,这栋宿舍楼管理更为鬆散,所以小地主团伙聚齐时,都是在陈先、陈朝住的这间宿舍。  相比后来盖的豪华学生公寓,「高四楼」的条件简陋了N级,与那时大部分的高中宿舍一样,宿舍的布局和摆设都很简单,东西两边贴着墙各摆了两张上下铺的铁床,中间是一道狭长空间。  等团伙骨干成员到齐后,韦少迪宣布开始开会,抱着他的女朋友王露,坐在了摆着窗台前的椅子上。老二陈先和老三陈朝,分别坐在了靠窗户的东西两边的下铺,年纪最小的肖亮和窦甄,各拿着一条甩棍站在了门口,团伙里的另一名女生陈莎莎与我,分别坐在了靠门口的东西两边的下铺。  弄得好像有点儿威虎厅的架势,实际这个小地主韦少迪,不管是出身还是长相,照人家座山雕老爷子,都差着十万八千里。这小子是个正宗的深圳土着,长得跟个大马猴成精似的,上小学时还是个鱼贩子的儿子,随着特区建设的逐步拓展,上中学忽然成了土豪二代。  别看长得很对不起爹妈,念书的智商更对不起爹妈,韦少迪在龙腾中学,是响噹噹有一号的人物。实际这小子能在学校称王称霸,是因为他哥哥是正经混黑社会的,在周边的街面上小有名气,所以学校里的老师都不敢管他。  陈先和陈朝不是亲哥俩,但都非常像《白毛女》里穆仁智的亲孙子,都是胎里带的善于溜鬚拍马,都是胎里带的一肚子坏水儿,在小地主团伙的都是狗头军师。尤其是排老二的陈先,长得又高又瘦,水蛇腰三道弯,说话举止娘气十足,念书的智商不高,坏主意一撅屁股就是一个。  以收保护费为议题的团伙扩大性会议,气氛很热烈地正式开始后,陈先头一个提了一条建设性意见,说这次难得都聚齐在了104宿舍,乾脆将要交保护费的人,找来104宿舍交保护费。韦小迪当即採纳了陈先的建议,马上吩咐小弟们去找交保费的人过来,团伙扩大性会议这幺就算开完了。  勒索的目标主要是高一、高二的男生,陈莎莎也是複课生,以此为由没有出去找人,王露是老大的女朋友,自是不会干跑腿的活,我藉口新来的也没有去,肖亮正要出去被韦少迪叫住了。团伙扩大性会议开完后,出去传达交保护费通知的,只有陈先、陈朝、窦甄三个人。  韦少迪的女朋友王露,也是深圳籍的土豪二代,是个天生骚浪的女孩,说是韦少迪的女朋友,实际跟好多个男生都有一腿。  近一半人出去了,穿着暴露的王露,当即与韦少迪亲热了起来。韦少迪撇了一眼,坐在靠门口的两侧下铺的我和陈莎莎,推开了坐在他腿上的王露,拿出两盒「555」烟给了我,又给了陈莎莎五十块钱,让我们两个先出去吃晚饭。  王露要跟他亲热,韦少迪显然是有意的,将我和陈莎莎暂时打发出去,但没有让肖亮也离开。  离吃晚饭还有挺长时间,走出了「高四楼」的东楼门,陈莎莎坏坏地沖我一笑,说要回宿舍换件衣服,让我去她住的宿舍玩会儿。我当即很兴奋地表示了同意,与陈莎莎走到了西楼门外,我像忽然想起来点什幺似的,说很想吃肯德基,随后说趁得还没封校门,乾脆先去外面买份肯德基。陈莎莎点头表示了同意,将韦少迪刚才给她的50块钱给了我,转身跑进了「高四楼」的西楼门。  50块钱在03年时,还算是挺多的钱呢,买一份肯德基双人餐足够了。  我点上了一颗烟,哼着歌閑溜达着走向了校门,转了一个圈又走回了「高四楼」,假装尿急跑到了楼的北面,看了看四下无人,悄悄地来到了104宿舍的窗户外。  我在失去了联繫且不知具体任务的情况下,只能是留在龙腾中学继续当卧底,但并没有忘了要完成老断交给我的使命。  以韦少迪为首的小地主团伙,除了干着收保费一类的勾当,还在学校里干着倒卖香烟的勾当,也就韦少迪刚才给我的「555」烟,但其卖的不是普通的香烟,而是添加了毒品的香烟,关键添加的毒品非常特殊。我加入了小地主团伙,正是因为这一缘由。  刚才韦少迪将我和陈莎莎,打发出了104号宿舍,却没有让肖亮也离开,我当即感觉到有些奇怪,跟在陈莎莎的后面走出门口时,我偷偷地用眼角余光向后瞄了一眼,发现等我和陈莎莎刚走出了门,韦少迪便迫不及待地让肖亮,打开书包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塑胶袋,但没等我看清从塑胶袋里掏出的是什幺东西,韦少迪便急忙走过来从里面插上了门。